柠檬雾

懒癌晚期+短暂性失忆症,是个有点自卑又很喜欢碎碎念的人呢

请个假哈

对不起对不起QAQ
今天要去地里摘花生,现在又要去另一片地,所以不能更新了,所以还是明天双更!
对不起啊QAQ

眉眼带笑(11)

  是在什么时候呢?
  是那年九月开学吗?
  还是他大一那年的暴雨?
  他和安岩一起送走了两批学生,如今是第三批,他暗恋了安岩整整八年。
  他大一的时候,因为直到高中都是在法国度过的,他才来到这座城市,于是他花了整整两天,让本地的舍友带他逛遍了大学周围,走到一处超市的时候,突然下起了了雨。
  九月的雨,夹杂着寒意,又带着夏雨的急躁,神荼站在一家商铺屋檐下,眼神乱飞着,透过雨幕看着这座忙碌又安静的城市。
  然后他就看见对面书店门口站出两三个少年。
  也许也是来躲雨的吧。神荼眼神收回来,低垂着眼眸,在地上乱瞄,看着顺着屋檐流下的水流在地上激起水花。
  “神荼?走走走,这边!”
  一旁的舍友拉起他沿着墙根,走到超市门口,雨来的突然,超市里都是人,湿嗒嗒的一片,先买了伞,买了两条厚毛巾,坐在靠门口的座椅上,正好是两人座,神荼擦着湿嗒嗒的头发,一边心不在焉的想着刚才的少年。
  他的眼神太天真了。
  神荼后来想,那是他所见过的任何澄澈天空都比不过的,一双无比明亮有神的眼睛。
  门外的雨声渐渐小了,成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渐渐有人撑着伞,步入雨中。
  门口是啪嗒啪嗒的脚步声,带着溅水的声音,少年清凉的声音带着笑声传来,好友间的互损带着独有的亲密。
  接着神荼就看见了安岩。
  带着学生独有的朝气,浑身水气的站在超市门口,在靠着同学套鞋套,接着走进超市,往生活用品去走去,走过神荼的身边。
  那样清澈的眼神,是神荼永生难忘的风景。
-----------------
  “神荼?神荼啊?”安岩又晃他。
  “啊?”神荼从回忆里脱出来。
  “我看你走神了,怎么,不舒服?要不我们下去?”安岩侧头问他。
  神荼握住他的手,看着向上行驶的过山车,告诉他:“我没事,想到了一点……以前的事情。”
  想到了很多关于你的事情。
  神荼偷偷的在心里补上一句。
  安岩把手反过来,两个人手上下扣着,和神荼一起看着前面的轨道。
-----------------
  过山车从弯道上俯冲下来,所有人的头发被吹的乱飞,安岩闭上眼睛,感觉到风从他的脸上流过,他紧紧的握着神荼的手,风掠过衣袖发出飒飒的响声。
  身边神荼像是回应似的捏了捏他的手。
  两个人都觉得,就是永远在这辆过山车上也可以,反正对方在,哪里都很好吧。

眉眼带笑(10)

  安岩拉着我的手。
  这个认知让神荼隐隐有些兴奋。
  也许,安岩对他,并不是那么胆怯。
  光影在眼前变换,神荼听见安岩说:“你看!那边是不是很像极光!”
  神荼感觉他的身体微微转动,随着安岩的目光和手指,看到那边的一片光芒。
  像在浮动的绿色光芒,向前方延伸而去。
  神荼握着安岩的手,身旁兴奋的人笑得很疯。
  神荼看着安岩悄悄转头过来,和他笑着嘟囔里头的特效,像是得了糖的小孩子。
  神荼觉得,他恋爱了。
  身边的人实在是太可爱了,不管安岩在做什么,神荼都觉得这样的一个人太好了。
  “神荼?神荼?”看见神荼回了神,安岩把手拿开,
  “刚才想什么坏事呢,我看见你笑了哦~”
  “这么暗你都看得见啊?”
  “我听见的不行啊!”
  “继续走吧。”
  “好。”
  两侧的墙壁上是模糊的壁画,像是经过了千年时光的卷轴,纹路断断续续,却偏偏似乎有着不明的含义。
  安岩借着晦暗不明的灯光,看着眼前的提示,有工作人员穿着黑红色衣服突然站起来拍他一下,也有往他脚下扔骨骼模型的,很脆,脚底下咯吱咯吱的声音很奇怪,听的人起鸡皮疙瘩,硬要形容,安岩觉得也许可以跟剌玻璃的声音齐名。
  神荼紧了紧手,安岩问他:
  “怎么,害怕?”
  神荼:“还行,不经常来。”
  安岩:“你那哪是不经常来,我猜猜看啊,你是不是自从上初中后就没来过游乐园了?”
  神荼想了会儿告诉他:“嗯……早一点,五年级的时候就没来过了。”
  安岩回他:“我们初三毕业的时候一群人特立独行,别人班都往KTV里走,我们班老老实实在班里办了联欢会,拿手机拍了所有人被逼表演节目的黑历史,中午第一次违抗年级主任不午休,找了平时捣蛋的男生朗诵诗歌,第二天全班人浩浩荡荡往游乐场走,跟疯了似的在过山车上喊我们班的口号……”
  “你还记得?”神荼饶有兴味的问他。
  “哦,你那时候还在法国上学吧,我印象很深刻啊,现在想那么疯也没机会了……”
  神荼着迷的看着安岩,他的安岩还在絮絮叨叨的怀念青春时光,完全没注意他们已经快走出鬼屋了。
  “安岩,想不想去坐过山车?”
  “好啊!”
  安岩拉着他往那边跑,坐在靠前的一排,老老实实任工作人员为他做安全措施,听一边的人讲注意事项。
  神荼坐在他的身边,看着安岩认真的神情,凝望着他的眼睛,身旁的人在调整眼镜,神荼突然有一阵恍惚,他第一次见安岩,是在什么时候呢?

眉眼带笑(9)

  安岩觉得自己可能是个傻子。
  突然绝望.jpg
  为什么他会和神荼来游乐场啊!
  这种到处是情侣和熊孩子的地方有什么好来的。
  啊,西湖的水啊我的泪。
  还不如找个图书馆备课!
  安岩同志非常的沉痛,并且对神荼同志感到失望。
  我明天还有课呢!
  算了算了,既然出来了,就溜一圈呗。
  不过让我先……
  
安岩
  和神荼在游乐场,你们的秦老师可以说是肥肠的有童心了。

神荼侧脸与安岩的剪刀手.jpg

王胖子:你俩有没有作为人民教师的自觉啊!祖国的花朵都拼了老命写作业呢,你俩干啥呢?!

江小猪:安岩你变了!你以前明明会睡到十点的!

明月照前夕:老师你变了,你不再是以前的单身狗子了!

球:那么为什么你们不在任何一处游乐设施上呢。

命是空调给的:盲生你发现了一个华点!

一杯可乐:江老师:说好朋友一起走,谁先脱单谁是狗。
安老师:为了神荼狗就狗,谁和你是好朋友。

_(:3」∠)_:hhhhh楼上玩梗过分了啊233333。

  安岩对这群人民教师和祖国花朵感到绝望。
  不写作业不批作业都干哈呢!
  不说啦不说啦,先让我施展我的绝技来缓解下这尴尬的气氛。
  “神荼啊,这个……”
  好像有哪里不对(~_~;)
  我该怎么说?我们去玩吧?
  为什么觉得蜜汁傻呢。
  “那个鬼屋好像挺好玩,去不去?”
  “哦,走。”
  啊,安岩想,幸好我聪明。
  直到买了票,安岩整个人都是飘的。
  也许这就是人生吧。
  安岩拿着票,视死如归的和神荼一前一后的走进了鬼屋。
  这都是些什么玩意儿啊……
  安岩心里犯嘀咕。
  仿佛走进了儿童乐园。
  神荼觉得自己可能走错了地方。
  看着眼前汹涌的熊孩子们,安岩深吸一口气,决定速战速决。
  “走哪条?”
  安岩突然僵直。
  对啊,为什么鬼屋会有这么多条岔路啊?!
  不行,我得走.jpg
  “不然随便抽一个吧,反正看起来都差不多的样子。”
  “听你的。”
  安岩觉得自己恋爱了。
  不是暗恋,是两个人已经在一起的那种恋爱。
  然后他们就陷入了选择恐惧症之中。
  “看起来都差不多,走中间这条吧, 怎么样?”
  安岩拉起神荼的手,告诉他:“既然要约会,这样才有气氛吧?嗯?”
  神荼反握住安岩的手,往中间的路走。
  而安岩看见神荼的耳根一点一点的红起来。
  光线变暗,说是路,更像是昏暗的隧道。
  两个人就这么牵着手,走向前去。

心随万里长相守,雨落千载共白头

  我站在长白山的山脚下。
  我的身边都是人,摩肩擦踵。
  他们身穿蓝色的连帽衫。
  手里拿着旗子。
  他们的T恤上印着长白山下的字样。
  阳光在他们的脸上辗转变换。
  我的眼睛有些晕,也许是因为人太多。
  我看见他们眼含热泪,在签名墙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我听见有人在电话的另一头哽咽着说能不能再山顶上默念一遍他的名字。
  我看见红色的横幅。
  我看见蓝色的帽衫。
  我知道我是来等谁的。
  
  2015年的时候。
  我也眼含热泪,
  穿着蓝色帽衫,
  举着望灵归的旗帜。
  我看着眼前的人海。
  我有时也会想,
  为什么呢,
  为什么我是如此痴狂呢?
  仅仅为了一个人吗?
  也算吧。
  为了那一个人,
  我穿越大半个中国,
  来到这个地方。
  他是信仰啊。
  他们是信仰啊。
  我从他们征途之初看着他们,

  像隔着一面单向的玻璃。
  我看着他好奇心逐渐膨胀,
  最后不由自主陷入漩涡。

  我看着他只身在迷雾里行走,
  然后身边有了可以去相信的人。
  
  我看着他一口一个小天真,
  看着他揽着两个人,
  相携着,挣动着,在迷雾与漩涡中寻求光明。
  
  第一个十年的时候,
  我看着小三爷变成小佛爷。
  
  我看着他转身走进那扇巨大的青铜巨门里。
  告诉他们,十年之后,可以来接他。
  
  我看着他们一岁岁老去,
  却从未变过坚持。
  十年之约到啦。
  
  无邪期至,麒麟归位。
  
  第十年的时候,
  我也站在山脚下,
  看着那么多的人唱着不朽。
  看着那么多少年少女,
  红着眼眶,
  声音颤抖的唱。
  唱的山仿佛在振动。
  我觉得我的心也在一起跟着振动。
  
  第十一年的时候,
  我站在山脚下,跟着队伍。
  轻轻的说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
  人少些啦。
  去年人多,显得拥挤。
  今年人少些,可太空啦。
  这天地之间,
  山峰之间,
  都太空啦。
  
  第十二年,
  我没能去,
  在家里看着手机上传来的视频,照片。
  我看着自己的名字签在了签名墙上。
  即使我没能赶去。
  多少人都哭的浑身颤抖都忍着不出声啊。
  我多么想,
  在这样一个日子里,
  迎着长白山的空气,
  说一声
  我又来啦。
  
  第十三年,第十四年……
  第二个,第三个……十年,
  你,愿意和我一起等吗。
  相信在未来某一年的8.17,
  我们能在长白山相遇。
  你穿着蓝色的连帽衫。
  我也是。
                                ——柠檬雾
  我是个普通人,是个普通的稻米。
  最恨不过隔一纸。
  可就算是听书,我也愿意去相信。
  有这么一群人,插科打诨着在杭州,北京,福建,长白,云南……过着很好的生活。
  雨下了一千年啦,他们该重逢一起走向白头啦。
  希望他们都能一直好好的。
  我?我不过就是个普通的稻米。
  从不渴求与他们相逢于隔世,我只要知道,他们好好的,就好啦。
                                  ——柠檬雾

嗯……相隔了近两个月的更新……
明年中考,初三大概只有段子……
更新重点会放在暑假,但是……QAQ我们还没有放暑假……
QAQ

眉眼带笑(8)

距离上次神荼扬言可以试一试,已经过去了三天,但是,并没有,发生什么可以让人在这样的夏天里打起精神的事。
哈哈。(强颜欢笑.jpg)
“小~岩~子~”
“啊……啊?包姐啊……终于有人找您老人家出去约会了?”
“诶?很遗憾啊,并没有呢~”
“那您老高兴成这样?”
“哟!您老人家不知道啊?”
“啥啊……”
“明天是五月二十号啊。”
“然后呢?”
少年你这么不上道我没法接话啊!
“那‘520’的近音你应该知道吧!”
“说起来高中的时候听别人说过……”
“那就对了少年!行动吧少年!”
啥啊……
在这个神奇的日子里我难道还要去给秦大爷表个白吗?!
不如上网!约会不如上网!大乔姐姐在等着我!
啊……说起来他到底几个意思啊……
----------------------
5月20日
早  7:00
“喂……”
阳光透过微泛青色的窗帘穿透进来,照在床上蠕动的被子团上,而这个团子正缓慢的蠕动着,并且接上了一个电话……
是谁在周六早上这时候打电话啊摔!
不知道这种时候就应该补觉吗摔?!
啊?!这个时候打电话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今天爸爸就教你做人……
“啊神荼啊……怎么了?”
“为什么要出去啊……今天老热了……”
“好吧好吧好吧……等我下……好就在公园门口见……马上马上……”
----------------------
公园门口,一个男人叼着一个包子茫然的看着对面穿着衬衫的男人。
“神荼啊……大热天穿衬衫你很有想法嘛……”
衬得我穿T恤好像很奇怪一样……
“你没吃饭?”
“哦昨天忘买东西了,冰箱里啥也没了。”
这个二货……我可不想在早餐店里开始啊……
“话说神荼你找我干啥?”
“我说过了,可以试试。”
安岩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你的意思是……”
“我在追你。”
“哦,哈,哈……”
少年你这么耿直我很难接话。
wodema现在这是个神马情况……我和神荼……这算是在约会?
够了神荼,这一点都不浪漫。
这里只有打太极的老人团和宛如抽风的熊孩子。
你知道在一众妇女儿童中间他们两个是多么显眼吗?
啧啧啧,神荼啊神荼,你不行,图样图森破,还得靠哥出马!
老哥稳。
“神荼啊,在这坐着也不是事儿,干脆找个有意思的地方玩儿吧!”
“游乐场?”
神荼你醒醒,此时坐在你对面的是一个只比你小两岁的大男人,而且,今天不是儿童节。
荼大爷你醒醒啊!
安岩的内心是拒绝的。
游乐场的熊孩子一定更多!
然并卵,他还是去了。

眉眼带笑(七)

完全不知道要从哪里写起,果然我还是应该去写日常的吧……
或者写温馨三十题之类的……
------------------------
“同学们下课吧”
“明明都放学了的说……”“数学作业是什么来着……”“大概是第二课时吧……”“英语有作文吗?”“我记得有……是My dream 吧……”
“都快点!值日的留下!”
“啧啧啧班长真可怕……”
“再不走就回不去了,要下雨了啊。”
“诶!”“多谢班长,我先走了!”“卧槽我没带伞啊……”“那你还不赶快走!”“走走走……”
“啊……已经下起来了……那就在这里批掉作业吧……”
“安岩。”
“啊?哦神荼啊……怎么了?”
“下雨了,你不走吗。”
“哦……我没带伞,就想着把今天的学校作业先批了,物理作业今天有点难。”
“我知道了。”
窗外的雨开始大起来了,敲打着玻璃窗户,留下一道道雨痕,屋里有两个人,一个专心伏在案头批改作业,另一个抱着手臂扭头看着窗外,那是一道很美的风景。
风透过窗户缝灌进来,发出呜呜的声音,吹起案头那人的发丝,头发向一侧倾倒,这让窗边那人想起,巢里的幼鸟羽毛被风吹过的样子。
“诶……神荼,你不走吗?”
“我也没带伞。”
“哦……”咩哈哈哈哈哈哈哈神荼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哈哈……
神荼轻轻的瞥了他一眼。
对不起秦大爷我错了。
社会我秦哥,人狠话不多。
“安岩。”
“啊……怎么了……”
“我知道。”
“你知道啥……”
“你对我。”
“不是……你什么意思……”
“你想清楚。”
“卧槽我想清楚个啥?!”
神荼走了。
他会是讨厌我吗……也是……虽然同性婚姻合法了……但是还是会有人讨厌这个的吧……也是……我这样偷偷的暗恋着跟个变态有什么区别……
“安岩。”
“啊……啊?神荼!”
“雨停了。”
是啊,不知道什么时候窗外的雨停了,松树和常青藤上的水珠晶莹剔透,焕彩生辉。
“神荼,我……”
“安岩,如果你想好了,我们可以试试。”
“……啥?”

眉眼带笑(六)

为什么我到现在才更呢,因为我下午去玩儿了…… ( ̄ε(# ̄)废话就不多说了吧?然后这段是我用语音写的,想完情节我就是,不仅仅感觉身体被掏空,而且感觉肾都要碎掉了
------------
距离上次的远足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安岩仍然感觉到自己的肾快要碎掉了,他能请求学校工伤赔款吗?!
……不过被神荼夸的感觉是很好。
远足的一天过的很快,紧接的是……黑暗的期中考。
宣布还有一周期中考后,整个初二哀鸿遍野,不大的办公室平时也算空荡(因为平时都有课,办公室里没人。),在这时也挤满了人,询问题目和讲解题思路的声音混在一起,这所学校采取一个年级的老师一个办公室,三个班也就七八个老师(这是根据我们学校,求不打脸),剩余的各班学生你推着我,我挤着你,争先恐后互不相让……“停停停,让我耳朵清净一下,你,就你,再给我背一遍如梦令。”
“啊?啊老师我没背……”
“没背你来干什么啊~嗯?”上调的尾音,却暗含着危险的气味……
不好包姐要爆发啊……不过说实话这孩子还真是个人才……
“啊哈,包姐我给你倒杯水吧,我带了蜂蜜,美容的啊哈哈哈哈……”
“还是小岩子知趣啊~”
“噗……”“小岩子是老师的外号吗……”“包老师这个称呼好像宦官啊……”“宦官是啥啊……”“笨,是太监啦……”“轻点轻点声……”
安岩眉毛跳了两跳,他是不是太没有威严了……
说着说着,他送了一杯蜂蜜水到包姐的手上,并且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开始思考人生(误)。
神荼冷静的看着这一切,虽然我们知道他脑子里开出极品飞车也不会大叫(误)。
回归正题,终究还是为了下周的期中考各位老师开始为孩子们制定计划。
看着第十四个熊孩子来给包姐背诗后安岩不禁感谢起了乾隆。
因为人家虽然是现存诗最多的人,但是很努力的没有为中小学生造成课业负担嘛。
你看看,人家就不像神荼,神荼今天向同学们推荐了一款王某霞的卷子,题量多,而且难,很符合神荼的作风,啧啧啧不得不说卷子真贵啊……十四块钱能买多少烤串啊……
----------------------
写完了一章却不知道自己在写啥呢…… ( ̄ε(# ̄)你们就当又是一次无意义的水日常好惹 ( ̄ε(# ̄)

眉眼带笑(5)

“寒食过,云雨消
不夜候刚好
又是一年
采茶时节暖阳照
风追着,蝴蝶跑
谁家种红苕
木犁松土
地龙惊兮蚁出巢……”
不得不说,安岩有副好嗓子,清亮,有着独特的少年音的感觉,但是并不稚嫩,安岩仍然像个大学生一样,运动服,休闲裤,背着大学生的必备大容量包踏上了远足的漫漫征途。
然后走到一半熊孩子都快瘫了。
然后出现了开头的歌声,他们班都会的一首歌,俏皮又好听,神荼就没说什么。
(其实神荼这个老实孩子是想要选国歌的……)
熊孩子们嘛,就喜欢有朝气点的歌。
安岩领着他们一边唱一边走。
神荼看着安岩,安岩的圆眼镜,实在是与这个钢筋水泥森林太不匹配了。
可是神荼觉得在他身上就该死的相配。
安岩的杏眼很漂亮,又带点猫眼的“灵”。
那双眼睛永远带着笑意,连着眼角眉梢都弯起来。
很有灵气。
神荼的凤眼使他多了几分“韧”。
很坚毅,眼眸深邃的似乎会使人陷进去,专注的时候足以使人溺毙。
“谁有创可贴?!”
人群里骚乱起来,有个学生磕到了腿,正值夏天,挽起的裤腿下靠脚踝的地方拉出一道血痕,星星点点的冒出血滴,伤口不大,可是感染很麻烦。
安岩走到那,用纸把血擦掉,贴上创可贴,受伤的是位女学生,创可贴上的药刺的她皱了皱眉,安岩弯下腰,抚平她的眉头,告诉她:“一会儿就好了,没事啊。”
神荼看着这一切,这不是第一次了,安岩已经不止一次的撩别人了!
而且男女都撩!本人还毫无察觉在撩人……
一路上安岩又祸害了多少无知少女收获了多少痴汉神荼已经记不得了。
啊,我可能是个废人了。(神荼瘫.jpg.)
“安老师安老师,谢谢你!”
“啊没事,下次小心点啊!”
“嗯嗯!”
“啊……年轻真好啊,神荼你说是吧……”
“嗯?”
“无忧无虑的,想怎么疯都没事,反正还有大把的青春……真好啊……”
“也许那是一种负担呢,他们要承担的太多了。”
“是啊,学习太重了。”
安岩没毕业的时候,去实习过,倡导新式教学,可是老教师们不支持,不配合,学生们虽然喜欢,可是被老一辈镇压了,五十多个人偷偷的跟安岩谈了两个小时,安岩只能顺着老教师们走老路:
用题海堆积学生成绩。
安岩突兀的就想起来大学时候的事,因为小学个初中跳过级,虽然大学包送,但是比别人都小两三岁,安岩那时候特受照顾,整个寝室都把他当弟弟看待,那时候真是太好了,不过毕了业,各奔东西,去了不同的城市,联系也就少了。
安岩有点想他们了。
“安岩?安岩?”
“啊……啊?”
“怎么了?”
“哦想点以前的事,你吃什么?啊……我带了点心,吃吗?”
神荼默默的把“我有”两个字咽了下去,装成只有正饭的样子开始和安岩一起吃点心。
“好吃不,我做的。”
“嗯。”
嗯……神荼的意思难道是……好吃……太好了……不行安岩你冷静一点保持形象!